俄烏戰爭為加密貨幣大賣廣告(2022年3月17日)


2022年,肯定是加密貨幣具有里程碑意義的一年。需求的創造主要來自於貪婪和恐懼,其中恐懼的效力最大,而恐懼當中又以戰爭為甚。


一場俄烏戰爭,為全世界人民科普了國際金融市場的運作模式和遊戲規則,及加密貨幣的應用。俄烏戰爭爆發前,我們估計全世界有90%的人,都沒接觸過,甚至沒有聽過加密貨幣。


然而,隨著各大媒體長時間、鋪天蓋地的介紹和傳播,我們估計目前全世界起碼有一半的人,都應該多多少少有聽過加密貨幣為何物。這可能是加密貨幣自誕生以來,在全世界範圍內賣的最大的一個廣告。


俄羅斯被制裁,部分俄羅斯的銀行不但被踢出SWIFT會員名單,更被VISA、MASTER、AMERICAN EXPRESS等信用卡運營機構終止服務,導致企業沒法做國際貿易,人民沒法進行國際消費,迫使俄羅斯機構和個人開始大規模使用以比特幣為代表的加密貨幣。


在富豪層面,當瑞士都參與俄羅斯的製裁,凍結大量俄羅斯富豪的資產,這意味著縱觀全球已經沒有中立國,錢放在國際任何一個中心化(CENTRALISED)的地方都不安全,惟有去中心化(DECENTRALISED)的加密貨幣及加密資產才是樂土。這解釋了為何俄羅斯富豪擁抱加密貨幣及加密資產。


瑞士制裁俄富豪 全球已沒中立國


在普通老百姓層面,以後我們出國旅行、留學時,身上除了帶上信用卡以外,我們還要帶點加密貨幣作為緊急用途,因為我們的匯款帳戶和收款帳戶都有機會隨時被凍結,家裏的生活費、學費等匯款,可能沒辦法收到或沒法使用,加密貨幣將成為我們的救命錢。


我們千萬不要小看這個影響,因為這個除了觸動俄羅斯人民的神經以外,中國人民也開始認真起來,畢竟中美大國博弈已變成恒常化。


加密貨幣對烏克蘭的政府和人民同樣具有吸引力。烏克蘭被戰火洗禮,金融機構無法正常運作,軍火、物資嚴重缺乏,為了快速獲取國際社會的援助資金,烏克蘭政府選擇了加密貨幣。

2月26日,烏克蘭政府在推特(TWITTER)公佈其加密貨幣位址,面向全球進行募捐。據區塊鏈分析公司Elliptic稱,截至2022年3月8日,烏克蘭和該國一家大型非政府組織Come Back Alive,已接收超過12萬筆,共6380萬美元的加密貨幣捐款,其中以太幣(ETH)約佔所有捐款的33.7%,比特幣BTC約佔31.2%,美元穩定幣(含USDT在內的STABLE COIN)約佔17.0%,波卡幣DOT約佔14.5%,其他加密資產約佔3.6%。


另外,假如我們現在有親朋戚友在烏克蘭,亟待救援,我們可以怎樣提供快速援助?除了加密貨幣以外,好像沒有別的方法。雖然目前沒有任何相關統計數字,但筆者相信這種援助的方式肯定不在少數。


拜登簽行政命令 加密貨幣成戰略


不知是否因為俄烏戰爭導致加密貨幣的普及和流行,觸動了美國的神經。3月9日,美國總統拜登正式簽署了首份關於加密貨幣的行政命令,白宮指出該行政命令概述了「有史以來,第一個解決風險和利用數位資產及其基礎技術的潛在利益的整體政府方法」。該命令要求聯邦貿易委員會、SEC和CFTC等聯邦機構一起協調對加密行業的監督,並要求財政部「製作一份關於貨幣和支付系統未來的報告」。


此外,拜登希望美聯儲繼續評估央行數字貨幣,將研發工作置於數字美元設計和部署緊迫性中的「最高級」。


拜登更特別強調行政命令的目標之一是要:「加強美國在全球金融體係以及技術和經濟競爭力方面的領導地位,包括通過負責任地發展支付創新和數位資產」。由此可見,美國已把加密貨幣提升至「技術和經濟競爭力方面的領導地位」的戰略高度。


一場俄烏戰爭,讓美國、俄羅斯和烏克蘭,三國政府同時為加密貨幣加持,並觸發了大量民眾的參與。筆者預期加密貨幣的普及度自此將會大大地提升,成為市場無法忽略的資產類別。因此,2022年的俄烏戰爭,肯定會被寫進加密貨幣的史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