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科需人才 香港欠政策(2021年11月25日)


本欄的長期讀者可能知道,筆者是區塊鏈技術的堅實支持者。早在2015年開始便身體力行,銳意以香港為基地,打造一個基於區塊鏈技術的國際化大宗商品交易系統,以解決大宗商品在國際交易過程中面臨的眾多信任和監管問題。項目更得到內地區塊鏈和物流行業的專家和機構的大力支持。由於在國際市場進行大宗商品交易,牽涉到諸多國際性法律法規問題,項目自然選擇香港作為落地首選。


項目赴港後又成功找來一家重量級香港半官方機構作為合作夥伴,共同開發,希望增強平台的國際認受性。項目的推進看似順風順水,萬事具備,最終卻無疾而終,原因之一是香港的制度,不但沒有與時並進,更缺乏靈活性。項目本來不缺人才,最後卻因為人才引進受阻而無法推進!筆者相信這並非特例,而是具有一定的普遍性。


區塊鏈新興技術人才少


家都知道,區塊鏈是新興前沿技術,全球範圍內,相關專才本來就不多,再加上香港缺乏工業,本土創科人才長期欠奉。然而,申請專才到港的手續繁複,審批困難,讓很多人望而卻步,繼而遠走他鄉。


筆者認為如果香港不能在制度上、政策上,作出相應調整,那麼發展創科成為香港支柱產業,只會成為國際笑話。


香港創科發展緩慢的原因,並非沒有人才,而是沒有為吸引人才而作出政策上的調整和配合。香港根本不愁沒有人才,因為香港並非只是香港的香港,同時也是中國的香港,更是世界的香港。香港營商環境長期名列世界前茅,薪酬待遇領先全球,具備吸引全球人才的天然條件。


前海豐厚資金支援人才


當全球正在瘋搶人才之際,目前香港似乎依然故我,繼續一貫的有麝自然香。反觀一河之隔的深圳前海,卻深諳「人才是經濟發展的第一要素」道理,近日更提升招賢納才政策,以真金白銀邀請香港青年到前海實習、創業和就業。根據剛發布的《深圳前海深港現代服務業合作區支援人才發展專項資金管理暫行辦法》(《辦法》),對聘用香港青年的機構,前海將按上一年度用人機構聘用的香港青年工資薪金所得30%,給予用人機構用人獎勵,每人每年最高3萬(人民幣,下同)獎勵。在此基礎上,聘用香港青年達到30萬以上的用人機構,還可以一次性疊加獎勵。


此外,《辦法》進一步深化深港金融合作,支持香港金融業拓展內地市場,資金扶持從200萬元到1,500萬元不等。這也是《前海方案》發布後,前海針對香港金融業發展推出的首個專項政策,且覆蓋寶安、南山的前海擴區範圍。


據報,《辦法》涉及深港金融合作政策共16條:包括對粵港澳大灣區重大金融合作平台與金融基礎設施給予200萬元獎勵;給予港澳金融機構落戶獎勵、籌設支持等,對香港虛擬銀行在前海設立的金融科技子公司最高給予300萬元扶持,給予符合條件的QFLP(外商投資股權投資試點企業Qualified Foreign Limited Partnership)、WFOE PFM(外商獨資私募基金管理人Whole Foreign Owned Enterprise Private Fund Management)50萬元至100萬元不等獎勵,給予深港金融科技加速器最高200萬扶持等;支持深港金融業務創新,對前海合作區銀行支持港澳青年創新創業的給予最高100萬元貼息,對前海企業跨境發行綠色債券的最高給予200萬元發行費用扶持,對參與「跨境理財通”業務的前海合作區銀行按業務規模給予獎勵,給予港資大宗商品現貨交易場所最高1,500萬元扶持等。


前海能給的,香港能給嗎?相信機會不大!相信很多申請過形形色色香港政府扶持基金的朋友都有同感,與其耗時撰寫複雜的申請表和漫長的審核,不如把時間用在公司業務開發上,回報更高、更有成就感。


筆者上述提到的人才政策,只是香港眾多急需調整的政策之一,香港的法律法規與時並進,才是香港的致勝關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