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需尋求新支柱產業(2022年3月24日)


筆者認為今年最大的市場風險,在於美國經濟增長開始放緩,中國經濟增長進入下跌週期的情況下,美聯儲不得不大幅度加息以壓制通貨膨脹。


俄羅斯入侵烏克蘭造成供應鏈受干擾和能源價格暴漲,為應對通脹形勢進一步惡化,一如市場所料,美國聯儲局於香港時間3月9日宣布,聯邦基金利率提高0.25厘,目標區間介乎0.25至0.5厘,為2018年以來首次加息。據美國聯儲局最新預測,美國今年再加息6次;又調低今年GDP增長預測至2.8%,而核心通脹升至4.1%。


此外,聯儲局宣布本月結束買債計劃,預期未來數個月會減持美債及機構債券。


美國的預期管理獨步天下,加息不但沒有打垮股市,反而為市場消除不明朗因素。議息結果公布後,道鍾斯指數由最多升逾五百點後一度倒跌逾百點,收市V形反彈逾500點。


此時此刻,相對於美國加息,香港老百姓更加關心的是,港元利息會加多少,會不會為香港房價提供一個下跌的藉口?如果香港房價下跌,負資產來襲,那麼銀行怎麼辦?賣地向來是香港政府的主要收入來源,如果土地賣不出去或賣不到好價格,香港未來的財政怎麼辦?


港息會跟隨美息增加


港元與美元掛鈎,港元利息最終一定會跟隨美息增加,只不過是不同步而已。由於香港市場資金充裕,港息的增加速度,應該會慢於美息。


坦白說,三厘、四厘的房貸利率,在歷史上都是處於極低的位置,應該是市場可以負擔的水平。


關於香港房價的未來,筆者相對樂觀。第一,香港與內地通關在即,將會為香港帶來一輪因疫情而延後的新需求;第二,香港樓房整體借貸比率比較低,一般貸款價值比(LTV,Loan-to-Value Ratio)不到50%,而且都是由持貨能力強的長期投資者持有,應該有能力抵抗衝擊,出現遍地銀主盤的機會不大;第三,高成數借貸的人,大部分都是首次置業的,房子代表他們的畢生積蓄、資產全部,不會輕易斷供,走上破產之路;第四,規劃中的龐大土地供應,並不意味房價受壓,因為「傳說中」的土地供應,目前只在討論階段,尚未落實,新供應何年何日到來尚屬未知。


其實為了管控樓市,內地政府已推出很多措施,可供借鑒,其中措施有好有壞,影響有大有小。香港可以借鑒內地經驗,再結合香港本地情況和歷史經驗,推出相應政策應對即可。


香港要發展虛擬資產業


所以,當下的香港政府,與其擔心樓價會否下跌,倒不如想方設法,為香港尋求新的增長點、新的支柱產業,讓後疫情時代的香港,經濟繁榮、全面就業、資金湧港,那個時候,香港甚麼經濟問題包括住房問題都能解決。縱觀全球,房價下跌根本不能解決一般老百姓的住房問題,因為無論房價怎樣跌,很多人都買不起。


解決之路只有為低收入家庭,提供廉價房屋,這個需要政府的龐大財政投入,是財政充裕的政府才有資格做的事情,所以發展經濟才是王道。


3月17日,香港財經事務及庫務局局長許正宇發表網誌,提到虛擬資產行業在全球發展迅速,香港作為國際金融中心,吸引了許多虛擬資產領域的人才和初創企業落戶,因此設立一套整全監管體系,建立市場信心以開拓可持續發展路徑十分重要。


就此,政府及金融監管機構近日開展了一系列措施,以確保虛擬資產行業有序發展和運作,當中包括為虛擬資產服務提供者設立發牌制度。


許局長表示,今年2月已向立法會財經事務委員會作出簡介,根據從立法會及公眾諮詢收集的意見,現正積極準備修訂法例,目標是在本年稍後向立法會提交修訂條例草案。


誠如許局長所言,虛擬資產行業發牌,已充分諮詢市場多時,政府最終在監管和行業發展之間如何落墨,就要考驗許局長和監管部門的智慧和勇氣。國家領導人已多次,在不同場合,寄語香港政府要「勇於擔當、勇挑重擔」,要堅持做「實」的事、做「難」的事、做「對」的事。筆者衷心希望,政府最終提交的方案,可以配合香港未來的發展,不要因為有風險就不做,因為世上本就沒有零風險的發展。


3月18日,香港迎來第一家SPAC公司AQUILA ACQUISITION CORPORATION(07836),由於只限專業投資者參與,結果成交疏落,首天交易只有3筆,第二天交易更只有兩筆,而且連續兩天跌破招股價,估計這並非監管部門之所願。